正文 第一章 血仇

赤日炎炎,空中一輪大日綻放萬道赤芒,地面被烘烤的滾燙滾燙地,云彩好似被烈日燒化了,也消失得無影無蹤,萬里無云。

  此刻,剛剛正午,烈日最毒辣的時候,沒人愿意在小鎮里走動,就連靠賣力糊口的漢子也躺在茶樓里乘涼。

  而在青石鎮的東頭卻傳出打鐵的聲音。

  循聲望去,一座老舊的建筑物聳立在小鎮最東頭,和附近富麗堂皇的建筑物相比,這座占地百丈的建筑物顯得孤立無群。寬闊的府門緊閉,無護衛看守。

  上面刻著四個古字:龍星武館。

  庭院中,一少年赤裸著上身,口鼻不斷喘出粗氣,他手里握著一把巨大的鐵錘,少年輪動手中漆黑的鐵錘,緩慢敲打在鐵砧之上。

  哐哐!

  鋼鐵交鳴聲不斷炸響,足有百來斤的大錘在他手中輪動.

  少年手臂上的肌肉微微隆起,若仔細觀察,每揮動鐵錘一下,手臂上的肌肉在收縮之間,好似能爆發無窮的力量。

  “快了吧?!蹦抗饴湓诳煲尚蔚膭γS上,少年搽了搽臉上的汗珠,不經意嘀咕了一聲。這少年叫楊天,快要年滿十六,長得眉清目秀,赤裸的皮膚微微泛黃。但是他神情穩重,和同齡人大不相同。

  “小天,你怎么又在打鐵,現在家里不缺錢,你趕緊去修煉?!币粋€老年人忽然從門外走了進來,身穿灰色短衫,裸露的肌肉頗為健壯。當看到自己的養子依舊向往常一樣在打鐵,急忙走了過去,語氣中透著一絲絲疼愛。

  這老年人正在楊天的養父林源,龍星武館的館主。就在八年前,他在院子中發現一個兒童,林源便收養下他。這一晃,八年時間悄然流過。

  “義父,我來就行了,您快去休息吧,我這樣也在修煉?!奔泵ν崎_林源的胳膊,楊天撓撓頭,咧嘴笑道。

  旋即他轉過身,再次揮動手中的鐵錘,神情專注盯著鐵砧上,平靜而又穩重。

  伴隨聲音落下,鐵砧上火花四濺,金屬交鳴聲不斷響起。在楊天氣海部位,有幾十滴赤色晶瑩的血珠,此刻突然滾動起來,微微蕩漾的氣血貫穿到手心中,這股力道比先前要提升數分!

  這股血氣正是楊天苦修得來,在這天地間有一鐘奇特的能量,人族創建功法,可以將這些能量吸收入體,從而充盈體內的血氣,在修煉界統稱為“煉血”。

  這股能量被統稱為“天地精氣”

  何為煉血?吸納天地精氣,滋養體內氣血,氣血充盈可開發人體潛能,淬煉肉體,可力拔山兮氣蓋世,成就無上寶體!

  煉血劃分為:一至九階。

  當林源看到楊天執著的樣子,他蒼老的面孔突然露出幾絲笑意。

  自從收養的楊天,林源便當做親子看待,這些年日子雖然過的貧苦,但是林源心中無比的滿足。而且楊天還異常董事,經常鼓搗一些刀劍拿去賣錢,補貼家用

  “滋滋滋..”

  楊天把鍛造好的劍肧放入水捅,濃郁的霧氣騰空而起,水桶里的水不斷沸騰。片刻之后,楊天擦擦臉上的汗水,看了看粗糙的劍肧,臉色頗為不滿。

  “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可以鍛造一把血器,家族遺留下來的典籍殘缺的太厲害?!睙o奈地搖搖頭,楊天緩慢轉過身,目光望林源。

  “義父,還有三個月就是武館大比了吧?!?br/>
  武館大比每隔三年舉辦一次,如果能打進前十,獎金異常豐厚。

  “呵呵,是啊,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拿個名次回來?!睋狭藫项^,林源笑道,目光中透漏著絲絲期待。

  “義父您現在都達到煉血七重天了,應該差不多吧?”看著林源略顯底氣不足的樣子,楊天急忙安慰道:“義父不必擔心,不是還有我呢?!?br/>
  “那是,我們家小天最厲害了?!比嗔巳鄺钐斓男∧X袋,林源朗聲道。

  不過他心中卻有濃濃的苦澀在蔓延,如果林源拿不到那筆獎金,龍星武館的地皮已經有半年沒有交租了,馬上就到最后期限。

  如果拿不到那筆獎金,龍星武館就要被抵債。

  楊天的天賦雖然逆天,但是三個月的時間太短。

  “放心吧義父,小天一定會做到,祖傳的地皮一定不能被人搶走?!边o小拳頭,楊天的內心沉喝道。

  往日的龍星武館在青石鎮名氣頗為旺盛,但這一切都來自于楊天。

  在八年前的一次雨夜,林源在院子中撿到了渾身沾滿鮮血的楊天,而且他當時的肉身幾乎散掉。

  林源當時嚇了一跳,是因為這少年眼中有冰冷刺骨的殺意不斷涌動,能讓一個八歲兒童這般痛苦,林源心中明白,在他幼年定然遭到大禍!

  那個時候的林源家膝下無子,他的妻子曾遭遇禍端,林源一生未娶,。

  林源對從天而降的兒童頗為喜愛,而且他快要老年了,便收養了楊天。就光治好楊天的病,林源差點傾家蕩產,他本身就倔的像頭驢,不治好楊天的病誓不罷休。

  海量靈藥花費出去,就這樣龍星武館隨著時間的沉淀便衰落下來,現在武館中就只有他們二人。

  光時間就花費了整整七年!

  在林源無微不至的照顧下,他們之間的關系已經情同父子。林源至今沒有詢問楊天幼年發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就在楊天十五歲的時候,他如同一顆彗星崛起,一年不到修為突破到煉血三重天!堪稱一代奇才。

  一些人剛接觸修煉,能兩年達至煉血三重天已經算是天賦不錯,而楊天一年達至煉血三重天,已經遠遠拋開那些天才,能和大家族弟子相比了。

  夜間

  “咯吱”

  房門打開,楊天走到書桌之處,然后便是安靜的坐旁邊。沉默了數息,他拿起一支竹筆,沾了沾墨水,看著眼皮底下一張粗糙的宣紙。

  楊天原先平靜的眼中,此刻戾氣四射!

  他眼中盡是暴怒,盡是仇恨,眼珠中更是布滿了血絲。他心中的怨恨,盡數寫在紙中。

  這是楊天每日必做的事情,或許這樣才能讓他時刻謹記心中的仇恨!讓他不能忘記八年前的畫面!

  只見搖曳的燭火之下,楊天眼中寒光攝入,無形的煞氣蔓延開來,開闔的眸光亦有滔天的怨恨。

  宣紙上,筆鋒凌厲,猶如群蛇亂舞。

  他寫下第一個字“龍”,一字落下,宣紙中有殺伐之氣擴散!

  筆鋒交錯,繼續寫下第二個字,僅僅一個“龍”字寫下,楊天的呼吸就有些急促,竹筆上更崩裂出絲絲裂縫。

  他寫下第二個字“陽”

  龍陽!

  二字落下之刻,竹筆上裂紋越來越多,楊天手掌猛地握緊。

  “嘭!”

  竹筆轟然爆裂開來,化作一堆碎末,一卷寒風襲來,碎末盡數吹到楊天臉上。

  “嘭!”

  看著二個字,楊天徒手之間捏爆桌角,體內淡薄的血氣似乎被他驚醒,倏地升騰而起,似乎在迎合少年的悲痛,竟然轟隆隆作響,它在譜寫一首鏗鏘戰歌!

  倏爾,楊天眼中仇恨逐漸增強,他用力擊打自己的胸口,他在埋怨自己沒用。在巨力錘擊之下!他的嘴角逐漸溢出絲絲鮮血。

  “龍陽,你究竟是誰?我家族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何要殺我族人?龍陽老狗!老子遲早屠你滿門,讓你常常失去親人之痛,讓你嘗嘗家破人亡之苦?!?br/>
  他心中憤怒咆哮,猶如一尊絕世兇獸,赤紅的雙目攝人心魄。

  八年前,楊天的家族被一群黑衣人包圍,就在這危難旦夕之刻,他父母撕裂虛空,將楊天送進空間通道。

  楊天的親生父母卻未知生死?楊天跳躍虛空,肉體經受不住空間之力的傷害,深受重創,這次被林源救下。

  楊天只聽到領頭的一人喊出“龍陽帝君”二字,但是這個人楊天卻未曾聽聞。

  “龍陽老狗,你洗干凈脖子等著老子,老子遲早回去找你的。如果我爹娘出事,不我爹娘不會出事……”

  楊天緊閉雙目,在度睜開時已經恢復了正常。他深吸口氣,從脖子上拿出一枚古來的指環,指環上有一條漆黑的龍形圖案,在燭火投射下,龍形圖案異常詭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