楔子

上海,高樓林立,如火樹銀花般的不夜之城。

  其中一座高樓之上,鑲嵌著精致的狐貍圖案,十分顯眼,幾乎成了這一帶標志性建筑,銀狐俱樂部,國內競技游戲頂尖俱樂部之一。

  俱樂部深處的隊員宿舍,煙霧彌漫,兩個人相對無言,一口一口的抽著煙,而且兩個人其實都不會抽煙,嗆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。

  “真的要走?”

  周弘眼圈有些泛紅:“或許事qing還有回旋的余地,再等一等吧,而且今年《天行》即將發布,必然是一款劃時代的游戲,俱樂部從韓國引進了兩大外援,必定大有可為,留下吧?”

  “如果我留下,俱樂部打算怎么安排我?”

  掐滅了煙頭,我苦澀一笑,道:“還是讓我繼續做替補嗎?”

  “上層暫時的決定是沿用林途的戰術核心,我知道這對你來說不公平,但是只要留下來就有希望,不是嗎?”他依舊想要挽留。

  我搖搖頭:“算了,從上個賽季開始,老銀狐的人馬一個個都走了,林澈走了,周天希也走了,就算是我留下來也一樣被排擠?!?br/>
  “不會的,你是最后的騎士,你是國服最強的騎士??!”他有些激動,拳頭緊握。

  “今天是合同最后一天?!?br/>
  我站起身,將自己早已經收拾好的背包與天縱頭盔提了起來,隨后抓起了隊服的外套掛在肩膀上,隊徽金光閃閃:“周弘,還是謝謝你能來送我?!?br/>
  “我”

  周弘咬著牙,沉默不語。

  推開門,熟悉的走廊上只有一個頗為俊朗的身影,身穿銀狐隊長的隊服。

  林途,被譽為國服五大戰術核心之一的新秀,也是銀狐現任隊長,帶領銀狐殺入國內賽八強的人。

  “你真要走?”林途神qing冰冷。

  “是?!?br/>
  我看了他一眼,轉身而去。

  “你記住了!”

  林途的聲音提高了不少,語氣中透著自信:“我承認,銀狐確實是你一手帶進了黃金聯賽,但是我依舊還是要告訴你,你的戰術核心已經過時了,一個人不可能永遠活在曾經的榮耀中,面對現實吧?!?br/>
  我一言不發,直至走廊盡頭。

  “丁牧宸!”

  又一個聲音響起,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,走廊的另一頭,一襲制服裙裝的她孤零零的站在那里——蘇希然,銀狐領隊,也是帶我走進銀狐的人,她的聲音有些顫抖:“如果一定要走,告訴我,你打算要去哪兒?”

  “哪兒都行?!蔽抑共?,輕聲道。

  “我看到你剛剛宣布無限期退役的微博了,《天行》即將發布,你會重新再來嗎?”

  “隨緣吧?!?br/>
  走出俱樂部的那一刻,長出了一口氣,竟覺得從來沒有如此輕松過。